东柳信息门户网 > 综合 > 中原证券投行事业部副总“直线降职”!还被解聘,她怒告老东家

中原证券投行事业部副总“直线降职”!还被解聘,她怒告老东家

2019-11-29 13:03:43 来源:东柳信息门户网

中国基金会记者王元业

投资银行第四部门的副总裁盛怒之下将公司告上法庭,因为他被调到了业务部的全职合规经理。这发生在华中证券。

近日,中国司法文件网(Judicial Documents Network)宣布华中证券与投资银行第四分部前副总经理郑某发生劳动争议。

事情是这样的。郑先生晋升为中央证券投资银行第四分行副行长三个月后,由于内部调整,其部门被撤销。郑先生因此被免去投资银行第四分部副总经理职务,并被任命为本公司北京酒仙桥营业部专职合规经理(同等待遇,他仍为甲级营业部总经理)。对此,郑说他不能接受,然后双方都上了法庭。一审法院裁定,中原证券于2018年3月9日至2018年5月31日支付阿正双倍工资差额36,300元,并于2013年10月8日至2018年5月31日支付非法终止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32,600元,共计168,900元,驳回双方其他诉讼请求。双方再次上诉。第二个案例发现,华中证券在2018年2月9日至2018年5月31日期间不需要支付阿正125,700元的双倍工资差额,并驳回了郑的所有索赔。

从投资银行第四分部副总裁“降级”到营业部合规经理

公开信息显示,郑从2013年开始进入华中证券。2018年1月,他的工作岗位从一般证券业务转为证券投资咨询业务。他将于2018年12月27日辞去华中证券的职务。

然而,在他辞职的背后是与他的老雇主长达一年多的劳资纠纷。

一切都始于2018年华中证券的内部调整。

2018年3月29日,华中证券召开办公会议,决定逐步取消投资银行第四师,设立企业融资部。同年4月24日,华中证券召开行长特别办公会议,听取徐海军副行长关于投资银行四司人员分流的报告,并表示人力资源部已向公司党委提交报告,研究决定程红玲、郑某的调整安置事宜。

当时,郑被任命为本公司投资银行第四分部副总经理才两个多月。此前,他是北京广安门外街证券营业部总经理。

2018年5月15日,华中证券对郑的最新调整是解除郑在某公司投资银行第四分部副总经理的职务,并决定任命他为公司北京酒仙桥销售部的专职合规经理(同等待遇,他仍然是A级销售部的总经理)。

从销售部门总经理到投资银行第四部门副总经理,再到销售部门合规经理,郑的职位在过去三个月里不断调整。虽然他的治疗似乎没有改变,但他说他不能接受这种改变。

6月3日,郑先生就公司相关部门的任免出具了异议函,表示他不会接受公司的单方变更,要求撤销任免决定,恢复原岗位或其约定的同等岗位。

6月12日,华中证券回复称,此次调整的前提是投资银行第四部门的退出和人员分流。考虑到郑过去的工作经验和他在北京生活的实际情况,公司党委决定研究一下。回复还告诉郑,他在5月31日公休后没有报到。要求他在收到回复后3个工作日内到北京北仙桥路证券营业部报到。如果他不这样做,他将按照考勤管理方法处理。

然而,郑没有向北京酒仙桥营业部报到,在投资银行第四营业部搬迁后,直到6月底才在新的地点(秦龙国际)工作。华中证券否认这一点,称郑没有在秦龙国际工作,也没有向北京酒仙桥营业部报到,并于2018年7月11日申请劳动仲裁。因此,公司于2018年7月19日向工会发出终止劳动合同的咨询函,公司工会于7月23日予以批复。

7月24日,华中证券向阿正发出终止劳动合同的通知,说明理由:“这严重违反了公司的劳动纪律,并已向仲裁机构提出仲裁请求”。作为对取消通知的回应,郑某认为华中证券2018年5月15日将他转移到北京酒仙桥的决定已经是非法取消。

法院关注两个争议

根据一审判决,华中证券应于2018年3月9日至2018年5月31日支付阿正双倍工资差额36,300元。此外,判决生效后7天内,华中证券于2013年10月8日至2018年5月31日支付阿正经济补偿金132,600元,共计168,900元。

双方都表示不同意并提出上诉。在第二种情况下,双方主要围绕两大争议点展开“拉锯战”,即双重工资差异和未签订劳动合同者的经济补偿基础。

1 .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

首先是雇主的身份。华中证券表示,由于公司总部设在郑州,为了避免复杂的公务往来,在附近使用了北京广安门外街证券营业部的公章来密封与郑的劳动合同。现在不可能找出为什么没有标准的续约期限,但是劳资关系总是在双方之间建立的。

二审法院认定,北京广安门外街证券营业部是华中证券公司的一个分支机构,两者都具有雇主资格。在郑签订的劳动合同中,“甲方”的名称和签名不一致,但聘用时的聘用决定及其后的岗位变动均由华中证券出具的文件决定。北京广安门外街证券营业部隶属于华中证券。在双方都没有完全推卸劳动关系中雇主的基本责任的情况下,将郑在劳动关系中的雇主确定为华中证券更为合适。

关于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一节,二审法院认为,在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期间,郑的工资和待遇均按照劳动合同的规定执行。因此,郑否认雇主的一致性,因为劳动合同中的姓名和签名不一致。在此基础上,法院要求不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异不同于该条款中要纠正的非法雇佣行为,法院不予支持。

2经济补偿的基础

非法终止劳动关系的赔偿也是双方的争议点。

二审法院认为,中原证券关于北京广安门外街证券营业部2017年奖金应予扣除的辩护意见符合客观事实,一审法院是根据郑某2018年2月至5月的平均工资,就双倍工资差额和未签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基数予以采纳的。

此外,法院还认定,华中证券将郑的职务从北京广安门外大街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变更为投资银行第四部门副总经理,该部门即将解散。在短时间内,他还被调任为北京酒仙桥营业部的合规官。他没有与郑达成共识,也没有解释他降职的合理性。虽然正式迹象表明工资和待遇将保持不变,但不能排除工资计算制度的变化对郑实际收入的影响,他的转岗行为可能是不恰当的。

然而,在郑申请劳动仲裁之前,华中证券并没有终止与郑的劳动关系。相反,在郑申请劳动仲裁并提出支付“非法终止劳动合同赔偿”的请求后,郑以违反劳动纪律为由发出了终止通知。因此,郑应被视为在华中证券之前就已开始终止。一审法院接受了郑的要求,并确认非法工作地点差价调整数是不适当的,法院予以撤销。鉴于郑坚持以非法转移工作为由对非法终止劳动合同进行赔偿,法院将根据他的实际诉求做出判决,即使法院明确解释是否改变诉讼请求。

最终判决的结论是,2018年2月9日至2018年5月31日,华中证券不需要支付阿正125,700元的双倍工资差额。与此同时,郑的所有主张都被驳回。(来源:中国基金会新闻稿:崔孟晓)

河北快3投注 快三彩票 快乐生肖app 黑龙江11选5

上一篇:前海开源付海宁:易盛能化A指数短期承压
下一篇:德安交警国庆节前严查“酒驾”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