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柳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钾肥大王”重整谜局:营收百亿却被439万债务压垮?

“钾肥大王”重整谜局:营收百亿却被439万债务压垮?

2019-11-13 14:58:45 来源:东柳信息门户网

秦晓

2018年销售收入近180亿元的前“钾肥之王”和盐湖股份(000792.sz)现在被约439万元的债务拖入重组。

近日,盐湖公司宣布已收到青海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决,接受债权人格尔木泰山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山实业”)的重组申请,并任命盐湖公司清算组为盐湖公司经理。

作为投资者,《中国商报》记者从盐湖城证券部了解到,工作组已经进入厂区进行会计核算。重组可能不仅涉及债务,还涉及业务调整。只要上市公司能够轻装上阵,化亏损为利润,重组是可能的,但在重组计划出台之前,还为时过早。

拖欠400多万元

盐湖股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当时青海钾肥厂是新中国第一家钾肥生产企业。

目前,盐湖股份的钾肥生产主要依靠察尔汗盐湖的钾肥资源。“察尔汗”是蒙古语发音的意思,意思是“盐的世界”。察尔汗盐湖总面积5856平方公里,是中国最大的可溶性钾镁盐矿床。该湖富含钾、钠、镁、硼、锂、溴等自然资源,总储量超过600亿吨,其中只有5.4亿吨氯化钾摆在桌面上,占全国探明储量的97%。

盐湖股份依托丰富的盐湖矿产资源,经过60年的发展,逐步建成了一套年产500万吨的氯化钾生产装置,成为中国最大的氯化钾生产企业。

然而,即使钾肥产品已经种植多年并形成规模优势,2017年上市20年后,盐湖股份仍首次出现41.59亿元的净利润亏损。此类亏损也让盐湖城在2017年a股亏损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五。

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盐湖股份净利润分别持续亏损34.47亿元及4.15亿元。

在资本市场上,盐湖股票的市值在过去两年里已经下跌了300多亿元。

盐湖股票在2017年9月27日达到顶峰,当日股价一度达到每股20.68元人民币(除回购,下同)。当日收盘价为每股19.46元,市值542.17亿元。截至2019年10月10日收盘时,盐湖的股价为8.17元/股,市值为228亿元。

随着业绩的不断下滑,盐湖股份的问题随之而来。自2019年8月以来,盐湖股份已多次卷入债务纠纷。截至今年9月3日,盐湖城集团及其子公司共涉及205起诉讼,主要涉及与盐湖镁及盐湖海纳项目建设及日常生产经营相关的销售合同。

与此同时,该诉讼还导致盐湖公司的银行账户被多次冻结。9月28日,盐湖城披露,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拥有70个银行账户,实际冻结总额约2亿元,银行贷款逾期1.26亿元。

然而,这并不是盐湖股份所有债务的体现。截至2019年6月底,仅盐湖股份短期贷款就达69.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达125.3亿元,合计近195亿元。

然而,压垮盐湖城股份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它欠泰山工业400多万元的债务。

自2013年以来,泰山工业与盐湖城公司签订了多项商业合同和劳动雇佣合同,同意泰山工业为盐湖城公司各种项目的员工提供设备维护和维修、餐饮服务等服务。相关合同签订后,台山工业公司已履行合同约定的相应合同义务,但截至2019年7月9日,盐湖城公司仍欠台山工业公司约439万元的劳务。

8月15日,台山实业以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余额、明显无力清偿为由,向法院申请盐湖股份破产重组。

9月30日,法院裁定接受债权人台山实业公司重组盐湖股份的申请,并任命盐湖股份清算组为盐湖股份经理。

盐湖表示,如果公司实施重组,将有利于优化其资产负债结构,提高其持续经营和盈利能力。

作为投资者,记者从盐湖城证券部的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工作组已经进入厂区进行会计核算,还没有形成具体的重组计划。

“镁”梦难以继续

它不仅是一家上市公司,而且盐湖公司的子公司盐湖镁也在进行重组。

盐湖镁工业正是由盐湖股份公司历时八年建成的金属镁一体化项目。

2010年,盐湖城公司启动了“金属镁一体化”项目,这就像一场“噩梦”。投资一再超出预算,完成时间被推迟了几次。

据了解,在镁金属一体化项目设计之初,预计投资约为200亿元人民币。2018年5月4日,盐湖公司回复深交所的询价通知,称八年来,经过三次预算修订,盐湖公司在金属镁一体化项目中的投资资金达到386.45亿元,比原设计增加93.2%。

盐湖股份一直孜孜不倦地追求“镁”,投入巨资,但效益并不令人满意。

2017年,由于项目建设周期延长,项目投资增加,工艺流程不达标,金属镁一体化项目部分设备出现减值迹象,累计在建项目减值准备7.62亿元,盐湖镁行业净利润亏损31.98亿元。

2018年,盐湖镁净亏损47.2亿元。公告称,由于产业链的特点,上游和下游设备紧密相连,相互制约。随着工期的延长,项目建设管理费和资本化利息增加,整体负荷增长缓慢。现在,大多数设备已经整合。工资、折旧、利息和其他费用已计入运营成本。大多数设备已进入高电平和低电平状态,这对项目的整体效益有很大影响。

2019年上半年,盐湖镁工业遭受了又一次损失。这一次,由于设备故障、资金困难、资源配置和原材料采购价格上涨,生产未能按计划实施,造成17.8亿元的损失。

两年半内亏损近100亿元也引起了股东的不满。

9月10日,盐湖镁七大股东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违反投资协议和公司章程的行为,导致项目投资严重高估,未能达到预期效果。涉案诉讼总额为3.82亿元。

2019年10月8日,盐湖公司收到了子公司盐湖镁的“通知”。该“通知”称,盐湖镁已收到债权人森海化工的“重组申请通知”。森海化工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组盐湖镁,理由是盐湖镁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其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此前,9月28日,炎琥宁股份的另一家子公司炎琥宁也向法院申请债权人重组。此前,2018年9月,盐湖股份有限公司的间接控股子公司青海盐湖海虹化工有限公司进行了重组。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盐湖股份的重组仍处于法院调查阶段,尚未进入实质性重组阶段。

同时,该工作人员说,重组可能不仅涉及债务,还涉及业务调整。但是在重组计划出台之前,还为时过早。

江西快三 99真人网址 福建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3投注

上一篇:新能源“保价”背后的图谋:强推分期、硬销保险和搭售会员
下一篇:驻马店市企业自建公共租赁住房盘活处置办法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