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柳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信用卡“过度授信”背后:月入3000却获80万额度 非法中介

信用卡“过度授信”背后:月入3000却获80万额度 非法中介

2019-10-22 06:38:19 来源:东柳信息门户网

许多银行被罚款。

可以控制银行信用卡的过度授信。

10月10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发布《关于银行业和保险机构实施反消费违规行为的通知》,称当前银行业营销宣传中存在的问题之一是,一些银行有意为低收入人群开展信用卡业务,开发高风险用户。例如,信用卡被过度推销给没有还款能力的大学生,信用额度也没有得到严格控制。向信用状况差或信用额度长的客户发放高信用额度;过度营销、分阶段运营等。

据《国家商报》报道,9月中旬,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IRC)北京监管局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因银行信用卡过度授信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案件。案例显示,刚从大学毕业的王实际月收入只有3000元,但已经向许多金融机构申请了高额信用卡,总信用评级为80万元。透支了100多万元后,王的资本链断了。

多个案例

上述案例显示,小王在北京的一栋办公楼里担任接待员,信用卡中介小张前来“扫荡大楼”。小张说,他“有办法”帮助王申请高信用卡。果然,卡片很快就到了,金额为20万元。

随后,小王通过小张先后向多家金融机构申请信用卡,总信用评级为80万元。长期积累的消费欲望就像一场打开闸门的洪水。这已经失控了。透支100多万元后,王的资金链断了,他的收入和家庭状况根本负担不起这么高的还款金额。

6月底,《南方都市报》报道了类似事件,引起了很多关注。5月28日,一个名叫陈某的女孩被发现在广东珠海西区的一个住宅区烧炭自杀。清理文物时,陈某的母亲吴女士发现,月收入仅3000多元的陈某名下有14张信用卡,已经核实信用额度超过77万元。其中,一家银行欠款14.67万元,另一家银行欠款超过25万元,14张信用卡欠款总额达87.8万元。

陈某的身份证显示,他出生于1991年,死前曾在珠海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助理。经过调查取证,珠海公安机关排除了杀人的可能性,认定陈某是烧炭自杀,并出具了相应的死亡证明。

陈某的母亲吴女士和其他家庭成员猜测,陈某可能无力支付超过87万元的信用卡债务,过度的压力导致烧炭和自杀,并向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提出投诉。6月17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受理了投诉。

信贷漏洞

每月收入3000元的小王和陈某是如何获得最高信用额度的?

在陈某事件中,一家为陈某办理信用额度超过21万元的信用卡的股份制银行表示,当客户申请信用卡时,信用额度是根据家庭情况、个人收入、财产情况等来确定的。稍后,信用额度将根据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诚实度进行调整。

据《国家商报》报道,在王的案件中,王成功获得高价值信用卡的原因之一是小张实际上是一个专门处理高价值信用卡的非法中介。

许多非法中介通过伪造收入证明和财产证明帮助目标客户获得超过其偿付能力的信贷额度。作为价格,非法中介将收取信用卡限额的5%-20%的手续费,限额为2万元的信用卡将需要支付1000元-4000元的手续费。一些消费者被短期利益蒙蔽了双眼,为了处理大额信用卡,他们愿意支付巨额中介费用。

在陈某事件中,陈某在处理信用卡时使用的信用报告中有伪造的标记。《南方都市报》称,陈某信用报告中发现的第一条专业信息记录是,工作单位是珠海的劳务派遣公司,公司地址是珠海市斗门区静安镇的一个村庄。这个职位是高级领导。该数据由某银行广州分行于2017年4月20日更新。

陈的家人说,陈某的实际情况远非如此。自2010年中专毕业以来,陈某一直在珠海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助理,担任基层员工。由于学历低,缺乏律师资格,他们无法进入律师事务所的设立,所以该机构与劳务派遣公司挂钩。

除了误导非法中介外,有关的信用卡发行银行有没有对王、陈某的申请资料审查不严、信用卡发行过度的问题?《国家商报》报道,近年来,银行信用卡作为零售业转型中的一项重要业务,发展迅速。竞争鼓励了各银行的信用卡中心。为了抢占市场,扩大用户,鼓励用户分阶段消费,他们对赛马圈地的发展给予了过多的信任。

最近,有许多银行因过度使用信用卡进行信贷扩张而受到惩罚的案例。据经济观察网报道,7月17日,上海银行和保险监管局发布了6项罚款,重点是惩罚银行在信用卡业务中的非法活动。中国建设银行、工商银行、浦东发展银行、上海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6家银行分行或信用卡中心被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处20万元至40万元罚款,其中6项罚款合计190万元。

罚款显示,建行信用卡中心、兴业信用卡中心、工商银行上海第一支行、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上海银行信用卡中心等五家银行机构在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都没有遵守全面的信用卡额度管理制度。其中,建行信用卡中心和兴业信用卡中心也被指出严重未能调查部分信用卡申请人的信用水平。此外,浦东发展银行信用卡中心在为部分客户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在核实申请人收入方面存在严重的违规行为。

此外,7月9日,上海农村商业银行因在为申请人办理信用卡业务时,在核实申请人收入时严重不慎,被上海银监局责令改正,并处以20万元罚款。

5月20日,上海华瑞银行因对客户超过15%信用集中度的法定上限也被责令改正,罚款50万元。

关于过度授信,银行不执行信用卡“刚性扣款”政策的现象已成为关注的焦点之一。2018年8月24日至10月15日,上海银监局对辖区内19家主要发卡银行信用卡“刚性扣款”监管要求的执行情况进行了审计调查,并于2018年12月25日发布了调查结果报告,表明部分银行未执行“刚性扣款”监管要求,整体授信风险控制措施不审慎。

公开资料显示,所谓“硬性扣除”,是指银行向信用卡持有人提供信贷时,必须扣除持卡人在其他银行已经获得的金额。例如,一家银行已经批准了一个信用卡用户80,000元的信用额度。如果客户在其他银行有60,000元的信用额度,银行应给予新的20,000元的信用额度。

然而,《第一财经日报》报道称,一家银行的信用卡部门表示,并非每个地方都严格控制“刚性扣款”。即使有,也有办法处理“刚性演绎”。银行可以增加对现有客户的授信额度,也可以修改风险控制模型,增加卡处理过程中对客户的授信总量。例如,如果客户的信用额度为200,000,并且已经有4张信用额度为50,000的信用卡,则总信用额度将调整为250,000。

华特财经学院研究员韩小玉对时代金融表示,近年来,银行绩效一直面临巨大压力,个人消费金融是银行绩效贡献的重要组成部分。银行对分期付款评估的任务和激励相对较大,信用卡分期付款手续费相对较高,会增加客户粘性。在追求业绩的过程中,银行或其员工可能会与分包商合作开展信用卡业务,操作上可能存在一些漏洞。此外,信用报告制度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信用额度审计的质量。

2019年1月,一些信用卡用户报告称,他们的信用额度被银行下调,甚至在没有非法兑现和逾期的情况下被下调。这背后是银行信用卡圈地发展中过度授信的风险,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Caixin.com表示,今年上半年,由于信用卡普及率的提高和不良风险的增加,在一些银行积极调整和监管收紧的共同作用下,银行信用卡业务各项规模指标的增长率告别了高增长。随着监管的收紧和风险的上升,低收入人群的信用卡业务已经开始受到控制。

10月10日,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犯消费者权益异常行为整改工作的通知》,指出整改工作主要以银行保险机构自查为主,监管部门将适时进行监督抽查。银行和保险机构应当对自查自纠中发现的问题逐一归档,严格进行自查自纠,并追究责任。(乔治,北京时代财经)

上一篇:甲醛超标的食物有哪些?常见的零食,尽量避开
下一篇:成都春熙路有支“国旗护卫队”风吹歪了立马整理